媒體聚焦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媒體聚焦
《經濟》專訪丨程芳:要做百年老店就必須重視企業文化
發布日期:2018-11-07 瀏覽:688

程1.png

70後程芳高中畢業後扛過8個月的毛竹,當時未曾想到30年後的自己會成為一家投資集團的領航者。他從1989年6月進入金融係統工作,曆任金融機構中高管17年,長期從事法人機構經營管理、信貸管理、風控管理工作,對資本市場、金融創新、風險控製有著長期的觀察和獨到的見解。

30年的從業經驗讓他清楚地認識到做金融工作,不能鋌而走險,不能漠視責任與擔當,唯有合規經營、穩健發展才能在市場中求得一席生存之地。為了一個有情懷、有溫度、有追求、有信仰的金融夢,程芳踐行了真正意義上的自強不息、厚德載物。麵對《經濟》記者的獨家專訪,程芳從一個老共產黨員的角度談及當今金融企業家應該具備的責任與擔當。

一、金融企業更要講文化

上海元亨祥股權投資基金集團有限,2012年8月落戶於上海陸家嘴國際金融中心,2014年4月經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批準為“私募基金管理人”。

《經濟》:將企業文化建設列入企業發展核心,在金融行業尤其私募機構都很少見,元亨祥製定這個戰略的初衷何在?

程芳:第一,因為我有23年的體製內金融從業經曆,在2012年3月正式離開體製,進行第二次創業,正是有了體製內工作的熏陶和鍛煉,所以對企業文化的重要性,有比較深入的理解。平時大家談到企業文化,更多的是企業文化口號。其實企業文化,是由精神層麵、物質層麵、規製層麵、行為層麵、戰略層麵的總和組成的,而不是單一的企業文化口號,戰略、製度、品牌等一係列都屬於企業文化。

第二,做金融企業,離不開風控文化。從我進農村信用社上班的第一天開始就要接受培訓,上的第一課就是,錢放在你麵前,首先你不能把它當錢,這隻是工作的符號、工具而已;其次,即使你把它當錢,也不能當成你自己的錢。這就延伸到風控文化。金融企業如果不注重風控文化,就容易違紀違法,甚至造成巨大損失。所以合規文化非常重要。金融企業如果沒有做好風控,最終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作為私募機構,一定要對投資者負責,守住底線和原則,從“募、投、管、退”進行全流程的風險控製。元亨祥的經營原則是“安全性、合規性、差異性、效益性、持續性”。談到安全性,很多人可能會想到資金安全、管理安全、財務安全等,實際上我指的安全性是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隻有法人治理結構完善,才能夠保障平台相互製約又相互支撐。在此前提下,一係列製度和戰略的製定要依法合規,不能走旁門左道。在合規性的基礎之上,做業務經營要有差異性,差異性能夠產生效益性,人無我有、人有我精、精益求精。

第三,要想成為一家“百年老店”,就必須重視企業文化。為了穩健,寧可舍棄一些,走得慢一些。元亨祥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努力踐行“元亨祥基金 財富聚寶盆”的企業宗旨。對於投資者,他們把資金交給來打理,實現財富增長,所以是投資者的“聚寶盆”;對於項目方,他們從這得到了資金支持,項目得以順利實施,產生經營效益,所以是項目方的“聚寶盆”;對於員工,他們在這個平台得到了成長,晉級加薪,所以是員工的“聚寶盆”。由此決定了“專業、專注、專心、專屬”的經營理念。

二、合規經營才有春天

《經濟》:金融機構進行風險控製,一方麵是來自於自我發展的自覺,另一方麵也受到當前防範係統性金融風險這種大的政策環境的影響。在去杠杆、化風險的背景之下,您如何看待私募行業未來的生存空間?

程芳:30年的金融從業經曆,我一直在感受著金融監管政策給金融行業帶來的變化。其實這些年間,金融風險一直在轉移中化解,在化解中轉移,金融風險一直在持續化解之中。資本市場就處於一個不斷完善、不斷加強監管和規範的過程。非銀行類金融機構很大程度上是承擔銀行的部分功能,緩解銀行的部分經營壓力。

例如信托行業,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信托在全國遍地開花,幾乎每個省區市都辦有信托。作為當年“為銀行功能拾遺補缺”而出現的一類金融機構,信托業確實發揮了一定作用,但進入90年代中期,許多信托發展過程中積累的種種弊端在日漸加強的金融監管中逐漸暴露,國家開始集中整頓,直到2007年第六次清理整頓之後,中國信托業才逐步步入規範發展階段。

國內證券行業的發展曆程也大致如此。1987年國內成立第一家證券——深圳經濟特區證券,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證券開始迅速擴張,這一時期市場的法律、規則相對模糊,存在大量的“飛地”,整個證券行業在不斷試錯和糾正。2005年前後,一批證券的問題急劇暴露,曆史遺留問題開始集中爆發,證券行業多年積累的風險呈現集中爆發態勢,直接導致行業內近四分之一券商最終清盤。在這之後證券行業才逐步步入正軌。

擔保行業和小額貸款行業的發展與證券行業發展大抵相似。擔保機構和小額貸款機構的設立也是為了豐富融資服務體係,讓企業在銀行之外多一個融資渠道,實際上也是幫助銀行化解一部分金融風險。

2010年前後逐步發展起來的互聯網金融和私募基金,其發展邏輯也基本如此,伴隨市場需求而生,在監管製度完善中發展。所以金融風險的化解依賴於各類不同的金融機構,風險隻是在轉移,而沒有從根本上解決。

中國的金融監管從未放鬆過,對於金融機構來講,隻有擋得住誘惑,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孤獨,才能成得了事業。這其實就是金融行業本身的核心要義。現在政策監管趨嚴,是一種好現象。之前的很多年,對於私募基金和互聯網金融來講,都是劣幣驅逐良幣,這對於真正想做好這行業的從業者來說,是非常被動的。現在很多從業者都抱有僥幸心理、鋌而走險,以身試法。所以在嚴監管的檔口,是依法合規經營這一類的春天。但是與此同時,也希望監管政策不要“一刀切”,應該分類指導。

《經濟》: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提及共產黨員的責任與擔當。您也是一位老共產黨員,作為一家金融機構的掌舵人,您如何看待責任與擔當這兩個詞?從行業的角度來說,私募行業的責任與擔當又是什麽?

程芳:其實國家的競爭力中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優秀企業的競爭力。企業是國家綜合實力的重要載體。民族要複興,國家要興旺,社會要和諧,企業就要發展,作為企業的領頭人,一定要有這種高度,認識到自己的責任與擔當,而對於企業家來講,承擔社會責任有方方麵麵的內容。

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就要依法合規經營、創造就業崗位、按章納稅、促進產業發展。一個合格的優秀共產黨員,任何時候都不會被社會濁流所影響。這是當今時代共產黨員和企業家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要有一個信仰,就是不要製造不公平、不正義。其實的老祖宗早就警醒:明德內聖,慎獨自修,從心循矩,成人達己。企業家同樣要有“根植於內心的修養,無需提醒的自覺,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為他人著想的善良”。這也應該是這些金融從業者的行為約束準則,應該有敬畏之心,有民族情懷,有精神追求。

三、順勢發展生態金融

《經濟》:元亨祥曆經幾次大浪淘沙,發展到現在具備一定規模,那麽對於元亨祥未來的發展方向,您有何思考?

程芳:作為一家企業,也經曆了第一個5年的發展。2017年第五次金融工作會議提出,金融要服務實體經濟。私募是建立完善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對於如何服務實體經濟,也有新的思考。這也直接決定了未來的發展方向。

對於元亨祥來說,順應國家大的發展趨勢,是企業發展的法則,要弘揚正道文化。一是中國製造2025中的機遇,預計2020年左右,漸次低迷的中國製造業會重新迎來輝煌發展的拐點。二是鄉村振興中的機會,大城市的GDP增長潛力趨於飽和,相比之下美麗鄉村建設會成為一個新的增長點。到2025年,中國老年人口將達3億、中產階級人口達到6億,巨大的養老需求和養生需求將爆發式增長。未來二三十年,這兩大需求的滿足將是金融機構的發展機遇所在。

元亨祥雖然是一家私募機構,但在未來,將致力打造成為“專業專注的生態文明產業鏈服務商”,具體深入在“健康、智慧和綠色”三大民生產業。不能停留在一個虛無縹緲的世界裏做空轉的金融,而是創新生態金融、服務民生產業,以智慧教育、健康養老、田園綜合體三大主題的特色小鎮投資運營為抓手,從真正的需求端出發,來明確企業發展的經營方向,才是正確的選擇。

來源:《經濟》總第290期

文:陳希





免責聲明

本網站所載的圖文信息和數據等僅供參考,所表達觀點和判斷僅代表的客觀分析,部分來源於網絡轉載的信息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 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或實際的投資結果。也不保證當中的觀點和判斷不會發生任何調整或變更, 投資者據此發生的投資行為與本無關。本並不對相關資料的準確性、充足性或完整性做出任何保證,也不對相關資料的任何錯誤或遺漏負任何法律責任。

上海元亨祥股權投資基金集團有限